一个只负责采挖不负责加工的脑洞挖掘机。

© 阿蓝 | Powered by LOFTER

大概是个类似武侠设定的片段

暑假时图个爽快码的片段,这个脑洞应该不会继续写了,但同门师兄弟切磋打架的脑洞还是会开的hhhhh

*濠镜全程活在对话里,不要慌,他很健全♂

*有原创人物

啊打tag打得很方脏(。)


  房内灯影幢幢。

  王耀一袭白衣立于窗前,抿着嘴角看向窗外。今日无月,夜幕边上只垂下几点星子,好不黯淡。

  少年剑客目光落及客栈外的山影,手往袖中一探却是悄悄搭在内藏小刀上,留意着房里另外两人的气息。

  其中一个灰袍男子终是发了话:“王少侠,并非是鄙人存心置竹泉一派于不敬,实在是门主发了话,我们这些办差...

降温

降温


突然更新!

濠镜和先生又黄又甜的日常><~

本文又名:我,致力于在每篇小甜饼里深夜报社。

司仪队那个外院小哥哥

司仪队那个外院小哥哥

和他队长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其实跟外院没有关系


1

  这一届的小师妹好像都对校司仪队的某师兄很感兴趣。

  也不知她们是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姓名和学院这些挂在校队招新宣传推文里的介绍都被转烂了,更可怕的是一群还未接受过军训洗礼的妹子们连人家最常去的羽毛球场、最常点的菜甚至图书馆爱坐哪个方位的位置都摸得七七八八,大概就差把人寝室门牌号翻出来了。

  王耀看着新生入队咨询群里一片鸡飞狗跳瞎闹腾的师弟师妹以及非要趟个浑水唯恐天下不乱的老队员们,内心非常想打人...

COME WITH ME

突然更新!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走个外链吧2333


演员澳×歌手耀

之前在微博发过一点,现在写完了发个完整版的。


BGM戳这里→身体语言-傅颖

文中引用的歌词来自→Do ME More-JW(粤语版)


说起来大家不喜欢玩点文吗hhhh点开我主页可以看到的哇欢迎留梗评论哇虽然我也不一定全写写了也不一定能写完就是了

其实没有真车,与其说是假车还不如说是澳总的幻想太h了啦2333


日光

日光


BGM:一首情歌-Mr.


*终于写完了orz……一个小甜饼!

*刚好这几天百fo了,就当是贺文好了2333开了点文,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去留梗评论哦


  接连几天的阴雨之后,这座南方城市终于迎来了迟到的阳光。

  不过这些光线现在都被窗帘隔在外头,和以往的酷暑时分一样,室内只剩下一片阴凉,安静得只有空调声和呼吸声。


  只是这片静谧让“啪”的一声断了去:“快点睡觉。”

  之前还在屏幕上滑动的手因为王耀的这一下而差点拿不稳平板,王濠镜低下头看...

开个点文好了


今天发现已经100fo啦!感谢大家的支持2333

那开个点文吧ʅ(‾◡◝)ʃ

其实我吃的cp很杂哇,好茶组和牡丹莲的话bgblgl都是OK的,我还吃港湾啊特区啊粤港啊金钱啊……反正很多啦,当然写得最多的还是澳耀吼

带梗评论就好啦,会挑感兴趣的写,坑品……坑品没有保证(笑)

不接受车哦!我喜欢放飞脑洞自己写,所以请不要点h梗。但是欢迎讨论脑洞哦或者哪天我爽了就写了(喂)


前排艾特么么啾  @夕木白。  @朽骨烬  @苏灯布丁 

这篇就不要推荐or转载啦


再次谢谢大噶!


P.S...

台风天

台风天


*终于写完了!如你所见,这是一个在台风期间发生的狗血爱情故事。

*请务必配合BGM食用:珍重-叶倩文


  等王耀终于补眠结束,天还是亮的。

  他挠着头,起床伸个懒腰走出房间,一侧头就看见正在择菜的王濠镜。又抓把脸,鬼知道自己一忙完国外工作就买联程机票飞澳门算怎么回事,但看人一脸和煦笑容在面前放大,想要说什么都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哪里是什么一两句就能说清的事儿呢。王耀打个哈欠就要盘腿坐下伸手过去,王濠镜轻飘飘一句水已经煮了正好斟了一杯晾着,他手一撑就直起身往厨房走去。...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男模澳×摄影师耀

并没有考据

真的只是为了开车而已


一辆假车

狐趣

狐趣


1

  王濠镜是只狐狸。

  唔……如你所想,就是那种能修炼出九尾、幻化成人形的狐狸,是成天和族群猫在深山老林里、偶尔下山到尘世里化形历练的白狐。

  你问他今年多少岁?他本狐都未必说得清楚,差不多三百岁再往上数一点吧、也就把他捡回来的那位——也就是王濠镜名义上的兄长王耀了——能把这崽子的年龄推到具体时辰,然后这只千年老狐狸就一爪子拍开正在他衣襟下作乱的手:“去去去,没大没小……没大没小!”

  王濠镜只是咧嘴笑,长手一伸从后面揽住王耀,轻飘飘地在他耳边喊了一声“先生...

AMAZING GRACE

AMAZING GRACE


*给小夕的生贺~也是来自她的点梗(?) @夕木白。 生日快乐(ฅ>ω<*ฅ)

*然而我没写完……

*出于我俩的谜之恶趣味,我写了一个很惨的濠镜小哥哥,请不要打我



  王濠镜重新睁开眼时已是早晨。

  他坐在床上迷瞪了一会儿,揉揉眼,伸手往枕边摸出眼镜戴上。房间里仍旧晦暗,这让他以为自己的神智还停留在大雨如注的深夜时分,窗帘被掀开后露出的些许光亮才推翻了他的假想。

  几丝淡淡的黄从厚重乌云的缝隙间冒出来,窗外事物的色彩也...